这让他们瞬间觉得自己的猎物不香了,太少了,亏他们还这么多人,还带着猎犬和飞鹰?</p>

这都赶不上别人打的猎物一小半多!</p>

不,他们所有人猎物加起来,连人家一个人扁担上挑的都比不上。</p>

不过这些人回到营地后,还是引起一阵欢呼声,那领头的一个人,想了想就去了主人那边,把今天打猎遇到张家人事情说了一遍!</p>

“那群人里面肯定有高手,至少箭法特别厉害的,他们打的猎物可真多,甚至还打到一头羊?主人,你说我们要不要去问一问,他们是吉州哪里人士?”</p>

“既然是吉州人士,那就去送一点食物,说是感谢他们今天让路,我听管家说,今日那户人家的一辆马车为了给我们让路,差点翻掉了!让二少爷过去,让他态度好一点……”</p>

这个车队的主人,看起来有四五十岁的模样,气色并不是很好。</p>

说话时候,也不住的咳嗽。</p>

这让站在他一边管家,一脸的担心。</p>

张安平他们抬着山羊回营地的时候,引来一阵欢呼声,还有什么比大雪天弄到一只羊更让人高兴的事情。</p>

有人开始烧水有人开始剥羊,有人开始清洗羊杂,营地里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。</p>

而这个时候,那边马车队来人了,送来的是粮食,上好的糯米一百斤,黄豆一百斤,还有一只几十斤的火腿!</p>

这礼物有点贵重了,让张老头摸不清楚这些人想干嘛?</p>

听说来送礼物的是一个少年,索性他就让张安平跟着去接待。</p>

只是让他们做梦都没想到的是,今日来送礼拜见他们的少年,居然来历不凡!</p>

“我管家说你们是吉州口音,今日为了给我们车队让路,自己的马车差点翻掉,多谢了,我家也是吉州城邱家的,敢问你们是哪家?”</p>

站在张安平面前的少年,哪怕话语说的客气,但是骨子里的傲气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。</p>

这少年十六七岁的模样,眼神中都有一股子桀骜不驯和叛逆。</p>

吉州邱家?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