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4章(1 / 2)

萧文进孟芷柔 佚名 790 字 11天前

“砰!”</p>

偏殿殿门被紧紧的关上,而在门口,褚良这位御林军统领腰杆挺直站在一边,而相对的则是一名老者,赫然便是大乾的长孙丞相!</p>

李延缓缓走出来,用白帕擦着手上的鲜血,这是在杀那几位皇弟所留下的。</p>

“殿下?”</p>

长孙丞相的目光从殿门被关闭的缝隙中收回,脸上带着几分的担忧。</p>

“陛下已经大行!”</p>

长孙丞相跟那褚良当即就要跪下来,开始嚎啕大哭,但是李延继续道:“不过大行之日要在等等!”</p>

“父皇现在病入膏肓,奄奄一息,本太子通告天下医师,若能够救父皇者,赏金万两!”</p>

褚良不敢多问,他只需要执行就可以了,而长孙丞相心中了然,微微点头:“殿下深谋远虑,英明!”</p>

目光看着那紧闭的殿门,脸色感慨,他好歹是两朝老臣,算是看着乾帝一步步走到今天的!</p>

乾帝兢兢业业,为大乾殚精竭虑,经历了北蛮南下,大韩意图沾染大乾疆域,数次御驾亲征,也算是一代明君了!</p>

只是最后的结局这么的萧瑟,让他也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。</p>

太子殿下,好狠的心啊。</p>

但是心想归心想,现在他们长孙家,跟太子殿下是一条船上的,相信接下来百年间,长孙家的地位更能够上一层楼。</p>

“褚良!”</p>

“将母后还有公主殿下,全都关回宫中,没有孤的命令,任何人不得接近忘忧宫,还有凤鸾宫!”</p>

“此事,由你亲自去办!”</p>

李延捏了捏鼻梁,听着这偏殿内的哭声,脸上露出烦躁之意。</p>

哭还能哭活了不成?</p>

“喏!”</p>

褚良郑重拱手,抬起手来,几名心腹便是进入偏殿内!</p>

李延仰起头来,赫然便是看到一名金吾卫身上还带着血液,但是他的目光却死死的盯着那金吾卫双手呈着的圣旨!</p>

脸上的烦躁也是缓缓消散,露出几许的笑容。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