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66章(1 / 2)

易昉宋惜惜 佚名 703 字 13天前

平阳侯脸色发白,没想到宋惜惜真敢直接动手,他和嘉仪郡主这夫妻情分虽没多少,但她被带回大理寺,直接辱了平阳侯府的门楣。</p>

“宋大人!”平阳侯想求情,却被宋惜惜一记冷眼扫过来,到唇边的话生生被逼了回去。</p>

宋惜惜把嘉仪郡主往前一推,放开了她,但同时也声音冷峻地道:“我问什么你说什么,如果不配合,没有第第三次机会,我会直接把你带回大理寺,你母亲已被贬为庶民,皇上还念着情分留你郡主之位,你如果拒不配合,那么你杀黄春燕的事今日便会上达天听,堂堂郡主谋害人命,我看谁能保得住你。”</p>

嘉仪郡主的左手脱臼,疼得她眼泪直冒,心里虽恨毒了宋惜惜,但也知道她言出必行,这女人狠着呢。</p>

平阳侯上前扶着她坐下,冷冷地道:“宋大人奉旨办差,她问你什么,你说就是。”</p>

他一点都不在乎嘉仪郡主,但是如果她要被带走,那也要他下了休书才行,绝不能让她顶着平阳侯夫人的头衔被带回公门去。</p>

“我没杀她!”嘉仪郡主愤怒地吼道,“我就是叫下人打她几巴掌,她是自己撞墙死的。”</p>

她右手抬起,宽袖遮住了脸,痛哭失声,“我怎么知道她会撞墙?她们也不是头一遭被我打,之前打得跟猪头似的也没见她们自尽,那次我不过是叫人打她几巴掌撒撒火,还不都是怨你,你跟我吵架,我才会憋一肚子火回公主府。”</p>

平阳侯惊得后背发凉,“你说什么?你每次跟我闹了回娘家去,就找她们撒气?还害死了一个?”</p>

“谁知道她会死?是她自己想不开的,关我什么事?”嘉仪郡主用袖子擦了眼泪,左手疼得厉害,眼泪还是啪嗒啪嗒地掉。</p>

“你……”平阳侯气急败坏地看了看她,又看看宋惜惜,他虽知道嘉仪心肠不好,但真没想到手上还有人命,“你怎么会如此恶毒?我跟你吵架,你迁怒别人做什么?”</p>

平阳侯府素来是真正的世家做派,轻易不会打骂下人或者发卖下人,嘉仪郡主嫁过来的时候闹过一阵子,后来老夫人收回了管家之权,就算嘉仪是郡主的身份,老夫人管得也是十分严格的,因而她在府里头是不敢明目张胆这样做。</p>